东方夜谭不要惹恼了猫

2018年8月28日23:33:54 评论 2,996

生活条件的变好,日子的变好,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养起了阿猫阿狗之类的小动物。告诉你可以不要虐待动物哦:动物可是有灵性的哟,你要善待,不能虐待,下面这个故事,就是要告诉你一个生活的道理:

事情起因:对猫的仇恨

沈定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过着普通人的普通日子。平时,他最讨厌的动物就是猫,这主要是因为不知道哪家邻居养了一只馋嘴的猫,经常趁沈定不注意时偷食吃。

这天,沈定买了点酱牛肉,回到家就把肉往桌上一搁,自己先进洗手间了,解完手,转念想起桌上搁的肉,忙走出去,没想到正巧看见了那只偷食的猫,它正用尖利的牙齿撕着装酱牛肉的袋子呢!

那是一只黑颜色的猫,长得肥肥胖胖的,足有小狗大小,毛色油光水滑,一看就知道属于营养丰富的那类。

沈定不由得来了气,他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,冷不防扑了上去,伸出两手,一把抓住了那只黑猫,他把所有的恼恨全集中在两只

手上,使劲地掐着那猫,黑猫发出了惨烈的哀叫,并伸出爪子在沈定的手臂上狠狠地抓着,沈定的手臂上立时多了一道道血印,痛得他不由得缩回了手,那猫乘机一溜烟地跑了。

沈定的手臂火烧般地疼,老婆回来见丈夫的手臂红红的,还有些发黑,怕是发炎了,忙让沈定去医院看看。到了医院,医生二话不说,开了一堆的药,还有几支针,什么狂犬疫苗、破伤风,一直打到屁股疼得走不了路。

回到家里,沈定的心里还在盘算着怎样抓住那只该死的猫,老婆看出了沈定的心思,劝道:“算了,你和猫斗气干啥?猫这东西是有灵性的,你对它是好是坏,它心里全念着呢。”说着,老婆给沈定说了个故事:

有一个小媳妇刚刚死了丈夫,和公婆住在一起,因为公婆家里挺有钱,所以也衣食无忧的。小寡妇很寂寞,晚上听见猫叫,便打开房门,看见门口有一只很小的猫,于是就收养了它。小猫渐渐长大,有一天夜里,几个蒙面盗贼跳墙进来,把小寡妇家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,见小寡妇长得漂亮,盗贼就想非礼,小寡妇拼命抵抗,头撞到墙上昏迷过去,盗贼以为小寡妇死了,就一哄而散。第二天,小寡妇的家人报了官府,可是过了很久,都没有抓到盗贼,那只收养的猫也在遭盗贼抢劫的那天丢失了。小寡妇一直昏迷不醒,不吃不喝也不死,呼吸和心跳却很正常。忽然有一天,和小寡妇同村的几家男人都暴毙了,死得非常恐怖,好像是被什么野兽挖了心而死的。官府的衙役去死者家里一查,居然发现了小寡妇家里丢的东西,原来,暴死的这些人都是那晚去小寡妇家抢劫的盗贼。案子破了,小寡妇家的财产也归还了,那只猫忽然也跑了回来,在小寡妇的床前叫,没多久,小寡妇就苏醒了过来。据小寡妇后来描述,她在一个黑暗的地方,看不见路,忽然听见猫叫,一看,正是那只被收养的猫,它的眼睛大得像灯笼一样,在前面给小寡妇带路,小寡妇随猫走到一处光亮的门口,进去后,就醒了过来……

沈定听老婆说了这故事后却不以为然,夜里,沈定上厕所,忽然间闻到一阵香味,循着香味,来到厨房,只见煤气灶开着火,上面放着沈定用来煲汤的那只小口沙锅,里面煲的汤正“咕嘟咕嘟”地沸腾着。沈定掀开锅盖,一股香味扑鼻而来,他不由得拿起汤勺,从锅里舀了一勺子浓汤,“嘘嘘”地对着汤勺吹了两下,凑上前去,喝起了汤汁,喝罢,他拿着勺子再往锅里舀汤,这时,他碰到了什么东西,用勺子一拨,一个圆圆的东西浮了上来,仔细一看,却是一个带着毛的猫头,下面还连着光溜溜的身体,皮毛整个儿被剥了……

传说:关于蛊毒的传说

沈定吓了一跳,一下跳了起来,原来是一场噩梦!沈定醒来后发觉手臂很疼,他揭开手臂上敷着的药料,只见被猫抓过的地方已烂成了一小片,伤口处的黑色原本是淡淡的,现在越来越浓了。沈定再次去了医院,医生看了伤口也很奇怪,却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。

沈定的伤口一天比一天烂得深,一天比一天面积大,而且,伤口处的肉越来越黑,中间的地方隐隐看见骨头了,沈定急了,又换了几家医院,却怎么也看不好。

沈定心情烦躁,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好不容易刚睡着,又做了一个古怪的梦,梦见自己站在一条阴暗的老街上,街的两边站着许多年轻的女人,一个个都穿着艳丽、性感的衣服,其中有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长得特别俏丽。沈定知道这些是什么人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起了一个念头:自己这一辈子什么坏事也没做过,居然还得了这么个治不好的怪病,既然这样,不如就快活一次。沈定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就走近了那个穿黑裙的女人。那女人领着沈定走进了一个房间,沈定躺在床上,那女人躺在沈定的身边,她熟练地解开了衣服,忽然,沈定看见她左边的胸部像自己的手臂一样溃烂了,他正在吃惊,又见那女人拿出一把刀来,笑着指了指溃烂的胸部说:“这是你掐的啊,你还记得吧?有人告诉我,只要把你的皮剥下来,敷在我的伤口上,伤口就会好的!”说着,女人手中的刀向沈定胸口落了下来……

沈定醒来时胸口还在疼,他走到镜子边上,照了一下,发现胸口有一道红色的印子,就像是一条刀疤,在这以前,他的胸口是没有刀疤的。自从这天晚上做了这个梦以后,沈定的伤口越烂越大,已清晰地看到了白色的骨头,还伴着淡淡的腥臭味儿,沈定十分恐慌,立即去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医生和护士都是一脸的惊恐,医生颤抖着手接过沈定递来的化验单,看完之后左一遍右一遍地洗手,但谁也无法诊断这到底是什么怪病。沈定终于忍不住了,疯了似的冲出医院大门,在外面狂跑,后来跑累了,就漫无目的地乱走,他没去上班,也没有请假。

沈定走呀跑呀,后来转过一个街角,看见几个小孩子,正围着一个老头,老头衣衫褴褛,头发凌乱,还莫名其妙地“嘻嘻哈哈”笑着。沈定上前驱散了那群孩子,摸摸口袋,见还有些钱,就到附近的小饭店买了两瓶老酒和一些下酒菜,然后坐在老头对面,让老头一起吃。老头也不客气,打开一瓶酒,一口气灌下半瓶,然后伸手抓起一只鸡腿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沈定却吃不下,叹了口气,和老头唠叨起自己的伤来。老头也不说话,撸起沈定的袖子看了一下,对沈定说:“好办,伤口还不算大,我教你一个方子,包你一夜就好。”

老头一边吃一边和沈定说开了:早在古代就有传说,说是把许多毒虫放在一个器皿里让它们互相吞食,最后剩下的那些不死的虫就叫“蛊”,那是很毒很毒的,而那只猫,正是中了蛊毒,它的身体里有一种很小很小的毒虫,平时没事时和一般的猫没什么区别,但是,一旦猫受了伤,流了血,体内不平静了,那些毒虫就会蚕食猫的身体,而且,更可怕的是,人如果受了伤,而这猫又和人接触了,那些毒虫就会聚合到伤口上,在伤口上侵蚀、繁衍,最终竟会使一个血肉之躯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子!

梦中的黑衣女人

沈定听了老头的话,看了看已经腐烂的手臂,仿佛真看到了无数黑糊糊的小虫在吃着自己的肉,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老头看着沈定笑了笑,他说治这种蛊毒其实并不困难,重要的是先要把猫身上的蛊毒治了,猫治好了,人也就能痊愈了。老头把一包药给了沈定,告诉他:这药必须用人的鲜血混合,然后在猫的伤口上外敷一些,再内服一点。等猫服好药,再想法取一点猫血,将血涂在自己的伤口上,自然就好了。

这治伤的方法听着觉得有点玄乎,但简单地说,就是先用自己的血掺着药治猫的伤,再用猫的血治自己的伤。
沈定拿着药,却犯了愁:那只猫也不知道是谁家的,到哪找去啊?

老头说:“这猫现在受了伤,即使是谁家养的,也一定被扔了,你晚上到野猫聚集的地方去看看。”说完,老头用衣袖抹了抹嘴,站起来走了。

晚上,沈定便来到了垃圾场,那里的野猫果真不少,但没有沈定苦苦寻觅的那只黑猫。

到了下半夜,沈定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就在这时,周围的猫忽然叫了起来,沈定睁眼一看,只见一只黑猫出现在眼前,这猫已经和别的野猫差不多了,皮毛干枯,身体瘦弱,而最可怕的是胸部还有一大块伤口,几乎能看见里面的骨头了,其他的猫见它伤成这样,这才叫了起来。

这时,沈定拿出了一把小刀,在手臂上试了几次,想切个口子弄点血,可都下不了手,眼看着黑猫待了一会儿打算离开,沈定一急,咬着牙,捏着刀,往臂上狠狠地一刀划去,“滴答”、“滴答”,血滴在沈定早已备好的碗里。

那黑猫看见血,眼睛顿时放光了,它盯着沈定,一动不动。沈定拿出了药粉,倒在碗里,和血一起搅匀了,朝着黑猫走过去。说来也奇怪了,这猫此时竟是老实极了,它安静地让沈定把药敷在伤口上,然后把敷剩下的药舔着吃了。

等猫服下药后半小时,按照那老头说的,该从猫身上取血了,沈定心里盘算着:用刀割猫的什么部位好呢?头不能割,怕伤着要害;腿不能割,怕影响走路……还没等沈定考虑好,那只黑猫突然怪样地看了沈定一眼,转身跑了。

“唉……”沈定眼看着黑猫跑掉,懊悔得要命,到哪再找回它啊!

沈定没精打采地回到家,这大半夜实在是折腾累了,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。他刚睡着就又做了一个梦:上次梦见的那个黑衣女人又来了,她手里拿着一把刀,走到沈定床边,忽然举起刀来,沈定吓得胆战心惊,猛地闭上眼,可等了好久也没感觉到疼,他忙睁开眼,黑衣女人已经不见了,床头却放着一个小碗,碗里盛着半碗鲜血。

沈定一下从梦中惊醒了,他打开床头灯,床头竟然真有半碗鲜血,沈定欣喜若狂,连忙端起碗来,小心翼翼地将碗里的猫血洒在自己的伤口上……

第二天,沈定醒来,只见原来的伤口处一点伤也没有了,连疤的影儿也不见!他傻傻地坐着,这几天的经历,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。

温馨提示:动物都是有灵性的,你对它怎么样,它就会对你怎么样,听说过蛇的故事么?

皮皮虾网